不收费的黄app

Posted on 2021年2月13日

♂? ,,

,最快更新恶魔总裁霸道宠:老婆,太腹黑最新章节!

唇与唇的贴合。

彼此之间的呼吸缠绕。

他的唇带着属于他独有的火热和温柔,轻吻着她的唇。

舌尖描绘着她唇优美的轮廓。

而后,他用舌轻启她微合的贝齿,探入她的口中霸占她所有的甜蜜。

他臂弯搂着她,让她的身体与他紧密的贴合在一起。

她所有的欲语还休部随着热吻而消失无踪。

空气稀薄,他才不舍放开她。

下一刻,他便埋入她脖颈,脖子上还留着他之前所吻下的吻

痕,这一次又添加上新的印痕。

“唔……”她微张口,发出一声似是难受又舒服的轻吟。

民国风的麻花辫学生妹子清纯质朴

大手,如火摩挲着她的娇躯,他凤眸的隐忍已是到了极限。

他在她耳边嗓音沙哑低语:“我轻点。”

云依依双手勾着斐漠的脖子,双眼媚态。

斐漠身体微微往前倾,让她成为他的女人。

动作轻缓,他每一次动作都很小心。

卧室内气氛火热而充满暖意。

直到他喉间的一声低吼。

她一声轻吟声叫起。

他带着她一同飞上云霄之上。

喘息。

他和她低低喘息。

过了许久,云依依一脸羞红的看着身边斐漠,她的手指在他结实的胸肌上画着圈圈,无力躺在他臂弯内,她嘟着嘴对他说:“下次吃我的时候留点渣,这不是我们自己家,晚点还要起床,还不知道做什么去,到时候我哪里有力气面对乔冰嘛。”

斐漠在云依依滚烫绯红的脸颊上亲了亲,他嗓音低哑道:“我和说过,早上男人很敏感。”

云依依:“……”

好吧,她反应过来斐漠话里的意思,的确,他曾经告诉过自己几次。

“不过,人家也没有做出什么。”她对他说。

斐漠握着云依依的小手覆在自己的上,他眼中带着莫测的眼神,意有所指道:“的手在往下一点,觉得会摸到我哪里?”

云依依:“……”

轰的一下,她面门涌上热血,滚烫不已。

那本在他胸口画圈圈的手指,在此刻握拳轻捶了一下他胸膛,她脸红到脖子根娇羞不已的对斐漠娇嗔道:“老公……”

斐漠低低一笑,吻落在云依依唇上,很轻,却带着他对她所有的溺爱。

“我抱去洗澡。”

他说罢,便松开她要下床。

云依依看着斐漠结实后背的线条,还有一些细疤依在,却让他更显阳刚霸道。

她看着他,眼里都是爱意。

一起洗澡后,她围着浴巾坐在梳妆台前,斐漠眉眼间认真而温柔的为她梳理长发,时不时在她头顶落下轻吻。

气氛美好。

来云家时,衣服早带齐,所以她穿的都是斐漠为她准备的孕服。

白色衬衫如雪,黑色西装冷酷,斐漠西装革履,英挺俊美。

云依依穿着天蓝色孕群,平底鞋,一头乌黑长发散在肩头,清秀脱俗。

站在镜子前的她望着镜中自己,她手抚摸自己脖子,扁了扁嘴道:“老公,就算头发披散下来也遮掩不住了留下来的吻

痕。”

纤长的指尖撩起垂在肩头的长发,让这印痕更加明显,斐漠站在云依依身后望着镜子中她脖子上的痕迹,浅浅一笑道:“那就不要遮拦。”

云依依哼哼了两声,转身看向斐漠,她踮起脚尖,双手勾住他脖子。

斐漠看到这般,很自觉的微微屈膝放低自己的身体,让云依依不用踮起脚尖,眸中一闪而过的痛意。

云依依眼中带着狡黠,下刻,她一手直接吻上斐漠的脖子。

斐漠喉间发出一声闷哼,他双手环抱住云依依的腰肢,感受着她吸

允自己脖子带来的刺痛感。

“哼哼!”云依依得意的看着斐漠脖子上的自己的杰作,她眉开眼笑道:“老公,很好看的。”

斐漠凤眸宠溺的看着云依依,他在她唇上亲了亲。

“最主要喜欢吗?”

云依依笑着:“喜欢。”

斐漠:“喜欢就够了。”

云依依嘿嘿一笑,才松开斐漠,嘟着嘴对他说:“我现在筋疲力尽加饥肠辘辘,都是让我这样的。”

斐漠在直起身体时脸色透着一抹苍白,他眸底带着快速闪过的隐忍,而后他望着镜子中的自己,便看到自己脖子上很明显的一记吻

痕,领子也无法遮掩,这是他小娇妻的杰作,却让他看了很是喜欢。

“那用早餐。”

云依依如猫一样慵懒的在斐漠怀里蹭了蹭,她说:“好。”

“咚咚咚”此刻,正好响起敲门声。

“诶……”云依依从斐漠怀里探出脑袋,“有人敲门。”

斐漠伸手揉了揉云依依脑袋,他柔声道:“相比是叫我们去前面用早餐。”

云依依仰着脑袋看着斐漠,很随意的说道:“哎呀,我们小两口单独吃早饭的机会没有了。”

斐漠对云依依宠溺一笑,“走吧。”

云依依:“嗯。”

斐漠大手牵着云依依小手走向门口。

打开门,便看到不像往常西装革履,高雅贵气的云子辰,而是身穿穿着白色短袖,米色长裤,一身休闲装的云子辰。

“诶……”云依依眼中带着惊讶,而后眼中带着称赞道:“哥,穿休闲装也这么帅。”

云子辰看向云依依挑了挑眉,“我知道在心里老公最帅。”

云依依对云子辰眨了眨眼睛,毫不客气的说道:“聪明。”

云子辰对云依依溺爱一笑,而后他看向斐漠说道:“爸要打高尔夫,让我们两人陪他打,所以我让佣人拿了衣服过来,颜色,应该是喜欢的。”

斐漠:“不用。”

云子辰:“……”

他看着斐漠身上西装革领,他说道:“这身可打不了高尔夫。”

斐漠目光深邃看着云子辰,“难道还想我赢他球吗?”

云子辰:“……”

随即,他一笑,看着斐漠说道:“我可以赢他球,不过,作为女婿要让他球了。”

斐漠对于人际关系的处理,他很是称赞。

父亲酷爱高尔夫,并且球技很好。

对于斐漠球技如何,他不知道,但是,他很清楚像斐漠如此十十美的男人,不管做什么都很厉害,何况是高尔夫。

要是斐漠赢了父亲的球,父亲的心里多少有点不是滋味,所以,斐漠是打算让球到底。不收费的黄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