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版成人app

Posted on 2021年2月15日

  破解版成人app 目送两位离开,徐潇看了下时间,差不多可以下中午班了。他起身,去跟苏小童玩了一会儿,叮嘱肖东看好药馆,便上二楼饭堂打了两份饭菜回别墅去了。

   回到别墅客厅里,放好东西,徐潇左看看右看看,发现乔娜娜还赖在床上起不来,便笑着走到床头,伸手揉了揉她的细软的长发,说:“小懒猫,该起床吃中午饭了。”

   乔娜娜睁开双眼,看了徐潇一眼,懒洋洋地说:“嗯人家还没睡够呢!你这么快下班回来了?”

   “没错,早点下班,早点回来陪你嘛!赶紧起来吃饭,吃完饭去给你挑件好看的裙子,今晚去看看你家老头子!”徐潇点头说。

   “什么?”乔娜娜瞬间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吓得睡意无了,连忙爬起来问:“老头子去找你了?”

   “嗯,不然呢?”徐潇好笑地反问。

   乔娜娜皱起好看的眉头,气呼呼地说:“你怎么能答应他呢?那个老家伙,肯定是那我来要挟你了!”

   “是这样没错,”徐潇淡淡一笑,伸手捏了一下她精致的鼻子,说:“就算他没威胁我,为了你,我早晚都得去一趟的。谁让你现在成了我的女人呢?”

   乔娜娜听了,羞赧地低下了头,心中暖暖的,好一句“我的女人”,她怎么觉得幸福来得有些突然呢?

   “谁是你女人了?自作多情!”乔娜娜娇嗔道。

   徐潇挑了挑眉头,“我怎么就自作多情了?你身上下哪一块还不是我的?一早被我吃干抹净了,现在竟然口是心非了?真不老实!”说完,他大手便探入了乔娜娜的内衣底下,用力地捏了捏。

   “啊坏蛋!”乔娜娜娇呼一声,胸前被他揉弄得很舒服,身子开始有些发软了。

   泪痣勾人俏丽妹纸心中的公主梦

   徐潇收回了手,满意地点头道:“还是你的身体比较诚实!好了,起来吧,先吃饭,我看你连早餐都没怎么吃,不能把胃饿坏了!”

   说完,他一把掀开被子,把乔娜娜直接抱了起来,往客厅走去。

   吃完饭后,徐潇重新检查了一下乔娜娜的身体,身上的伤疤几乎消失了,除了一些浅浅的印痕还没车底下消失外。

   他又把乔娜娜身上的衣服都扒掉了,霸道却又温柔地给她重新上药。因为伤痕不多,所以这次上药很快就结束了。

   结束时,乔娜娜还有些意犹未尽地抓住他的大手,娇声说:“徐潇,你下药的样子真专注,好迷人!”

   “喜欢吗?”徐潇勾勾嘴角,笑着问。

   乔娜娜认真地点点头,说:“喜欢,非常喜欢!简直是喜欢得不得了!”

   “唔”

   徐潇一把扑倒眼前这个故意挑逗自己的小女人,用力的吻她,一双不老实的大手四处游走着,挑逗着她的敏感部位

   客厅沙发上,一阵阵娇呼响起,刺激着徐潇的听觉神经身下这具娇小又迷人的娇躯更加刺激着他的视觉神经

   一番翻云覆雨之后,两人终于出了门,坐到汽车上,乔娜娜十分不满地翘起小嘴,说:“你把我弄得骨头都散架了,人家要睡觉觉嘛!外面都快晒死了,你还拉我出门!”

   徐潇一脸坏笑道:“你想在家呆着也行,不然我们回去继续?我一定会再接再厉,把你伺候好的!等今晚你家老头子的车来接了,我就跟他们说,不好意思,你家大小姐被干趴了,起不来”

   “我呸!”乔娜娜皱起眉头,心情不爽了:“徐潇,有你这么说话的吗?要是他们知道我躲在这里跟你整天做这件事,心里还不得怎么想我呢!”

   徐潇呵呵直笑:“那你就少在家里引诱我,我这人可经不起像你这样倾国倾城的美人的勾引的。”

   “那你会被其他女人勾引吗?”乔娜娜忽然好奇地问。

   徐潇想了想,点点头,却又摇了摇头,说:“这个可不好说,得看勾引我的女人是个什么样的人。要是我不喜欢的,她这么勾引都没用。”

   乔娜娜“哦”了一声,不高兴地说了一句:“一看就知道你是个花心大萝卜了!不然怎么会这么轻易地被我勾引了呢?”

   说话间,两人来到了华润大厦,这里的东西都很贵,地段高大上,是刘氏集团的产业。不过,徐潇手上有刘深给的黑卡,随便怎么花都不怕。

   两人进了商场,直奔礼服店,进了店,乔娜娜对着一件件漂亮性感的晚礼服顿时两眼发光!

   “哇!好漂亮哦!”乔娜娜忍不住感叹道,说完就要伸手去挑选。

   这时,一个看起来十分年轻的服务员走过来,口气有些不友善地说:“小姐,我们店里的晚礼服件件是精品,质量上乘,价格也相对比较贵。如果你们不打算买的话,还请不要试穿的比较好。”

   乔娜娜的脸顿时黑了下来:“你的意思是,我买不起这里的晚礼服吗?”

   服务员见乔娜娜长得如此漂亮,当然不怀疑她什么,只是她把目光放到徐潇一身普通的休闲服上,摇头说:“我并不是不相信小姐你的购买力,只是好心提醒而已。因为此前很多顾客都喜欢只试穿过把瘾,却又不买,这样影响不太好嘛!”

   徐潇冷冷一笑,怎么去到哪里都有这样的人?真是可笑,自己不爱穿名牌而已,怎么就得罪他们了?连出来消费都要被质疑经济能力。

   “这位小姐,你也买不起这里的衣服吧?”徐潇冷笑着问。

   服务员表情一滞,不知道徐潇葫芦里买什么药,不过还是诚实地回答:“没错,以我这样的工资水平,当然买不起这里昂贵的晚礼服。”

   “也是,”徐潇冷淡地说:“像你这种阶层的人,根本买不起,顶多就是趁着没人的时候试穿一下,或者平时上班的时候摸来摸去,感受一下而已。”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服务员小姐脸色顿时不好了,徐潇怎么知道自己偷偷试穿晚礼服的事情?这事也只有她和店里的姐妹知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