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花钱看污

Posted on 2021年2月1日

不花钱看污 ♂? ,,

,最快更新boss大人,心尖宠最新章节!

沈魁星咬咬牙又冲了过去。

郁小南仍然闭着眼睛,沈魁星已经跑到她身边,高举着拳头。一切似乎变成了慢动作。沈魁星的拳也慢了下来,周围的呼喊声也在逐渐消失,只剩下郁小南均匀的呼吸声。

沈魁星的拳头越来越近,几乎在打在郁小南的胸口了,她手里的光束猛的增亮了一倍。时间立刻恢复如初,郁小南猛的睁开眼,快的让沈魁星无法预料,而且她的眼神里透着一股让人胆寒的恐怖压力。

接着,他只看到郁小南抓住他的手,然后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击中,他感觉到那股力量冲向自己的念力空间,水、火、土、木、金五种元素牢牢的锁住了他,再接着他的意识就开始变得模糊不清,元素的禁锢突然消失,他眼前有许多的人影晃了过来,剩下的就不记得了。

郁小南在一旁愣愣的看着沈魁星惨白的脸,看着大家都涌向他,看着月蓝烟寒皱紧眉头在救他,看到乌狄娜不停的喊他的名字,最后她看到蒋浩然担忧的眼神。

“我??????我??????”郁小南变得结巴起来,她心里慌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蒋浩然搂着她,轻抚着她的背,一遍一遍的说:“没事的,他不会有事的。”

郁湄突然命令道:“蒋浩然带她离开这里,其他人也不要杵在这里,回去自行修炼。”

邓萧和孙耀廷被轰出来,蒋浩然立刻拉着郁小南离开。

郁小南一路都在回头,看着沈魁星,心里特别的内疚。当时,在她睁开眼睛看见自己有危险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反击,她已经忘了手里拿着的光束,也没想到自己一击就能打倒他,一切发生的太快,来不及多加考虑。

青春少女学院风连衣裙浅笑嫣然铁轨写真

“他不会有事的。”蒋浩然说着捏了捏郁小南的肩膀。

郁小南重重的叹口气,“可是,我害的他??????”

“小南,当时那个情况的反应是很正确的,如果不出手,受伤的就是了,到时候还讲不定蒋浩然会怎么样呢?”孙耀廷在一旁笑着说道,尽他所能的缓和气氛。

郁小南询问的望向蒋浩然,他向她点点头,“我同意他说的。”

郁小南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攥着自己的手,显得很不安心。继续修炼也没法集中精神,于是大家早早的回到石屋,听说沈魁星也回来,郁小南第一时间跑过去看望他。

房间里,沈魁星靠在床头,脸色稍微好了些,他看到郁小南进来对她笑了笑。乌狄娜坐在他旁边,始终没有抬头看郁小南一眼,月蓝烟寒不在这里只有郁湄在旁边守着他们。

郁小南和蒋浩然他们走到沈魁星的身边。孙耀廷和他寒暄了几句,蒋浩然询问了他的伤势。他还想往常一样和大家开玩笑。但是郁小南和乌狄娜都没有笑。她也发现乌狄娜从她一进门就没正眼看过她,她当然知道是为了什么。她无奈的望向沈魁星,“对不起,害受伤了。”

沈魁星牵起嘴角笑了笑,“没事。我好好的,这不是的错。”

“看这样子,还要休息很久吧?”蒋浩然客气的问道。

沈魁星握起拳,向大家示意,“我这身板,那用休息很久,明天就没事了。”

“就知道逞能!”乌狄娜冷不丁的冒出一句。“没听的导师说吗?如果她没有即使救,不要说明天了,后天都起不来。”

郁小南听到这些话,显得更加自责,头也低了下来。

沈魁星瞥了一眼郁小南,笑着说道:“看说的!哪有那么严重,我这不是好好的嘛!”

“我不是有意的。”郁小南很抱歉的说。

乌狄娜坐在床边,帮沈魁星拉了拉被子,接着抬头看向郁小南,“我知道。”她回答的很爽快,“但是,知道和接受是两码事。”她望向郁小南的眼神锐利逼人。

“娜娜!别再较劲了,大家都是自己人,小南也不是有意的。”沈魁星笑嘻嘻的劝说着身旁的乌狄娜。

“怎么了?我生气一下,发泄一下都不可以吗?都是,不会跑快一点?”乌狄娜转向沈魁星,将心里的不满宣泄而出。

沈魁星无可奈何的笑道:“跑不快也怪我?我当时也想跑啊,可那个阵太厉害了!”说到最后他转向大家竖起大拇指。

邓萧饶有兴致的问道:“真的很厉害?厉害到想跑都跑不掉?”

沈魁星点点头。

“就不能正经点。”乌狄娜说着照着沈魁星的肩膀给了一拳。

沈魁星立刻捂着胸口,皱着眉头咳嗽了起来。

大家立刻慌了,郁湄一直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他们,见到这情况立刻跑到沈魁星的身边,一掌按在他的胸口,将念力打入进去。

沈魁星皱着的眉头才缓缓的舒展。郁湄见他好转这才收手,严厉的瞥了乌狄娜一眼。

乌狄娜一脸的抱歉和愧疚,也不在多说什么。

沈魁星缓了口气,才开玩笑的说道:“谋杀情夫啊!”

乌狄娜听到他如此无赖的话,羞愧的想再给他一拳,她举起的手被其他人立刻紧张的抓住。

沈魁星先是惊愕,接着大笑了起来,大家对视一眼,也都笑开了。

此后继续修炼,郁小南在做阵眼的时候,不停的换人来阻拦她。又过了大半年,这个阵法,大家基本都掌握的差不多了。

某一日,郁小南走在森林里。大家都赶往空地继续修炼团体技,突然郁小南感觉一阵风从自己的身边经过,殷塔塔突然在大家前方显出形体,她正骑在一头鳄鱼的背上,回过头骄傲的望向大家。

“嘿,我都跟了们好几分钟了,们都没发现我吗?”殷塔塔颇有些得意的问。

乌狄娜白了她一眼,一看都她得意洋洋的样子就很不爽。“是,很厉害,好了吗?”

殷塔塔对于乌狄娜略带嘲讽的语气视而不见,似乎今天挺高兴的。

郁小南笑了一下向她走过去,却发现她坐下的动物猛的一回头,张开了它的大嘴,郁小南吓的往后退了几步。

殷塔塔立刻拍了拍鳄鱼的脖子。“乖,别吓人!”她说着从鳄鱼的背上跳了下来,鳄鱼乖乖的回到精灵空间里。

乌狄娜走到殷塔塔的身边,很不客气的说:“的宠灵和还真是不少共同点。”

殷塔塔无所谓的说:“随怎么说。”接着她不再理会乌狄娜走向郁小南,“我今天已经成功的带着三个人不被发现,月老说我进步很大呢。所以他带我出去找了个宠灵作为奖励。怎么样?我的宠灵很酷吧!”她说着学了一声鳄鱼的叫声。

郁小南笑了一下,“是很厉害。”此时,她想到了自己的宠灵,眼神黯淡了下来。

殷塔塔察觉到她的变化,兴奋的感觉也收了起来,“怎么了?”

“我想起我的宠灵了。”郁小南略带忧伤的说。

殷塔塔这才想起了什么,有些抱歉的笑了一下,突然转移了话题。“听说今天还有练习团体技能,什么时候是个头啊!”说着快步的往前走去。

郁小南看着她快速的走向邓萧他们,重重的叹了口气。

“宠灵没有了还可以在找一个,不用这么难过。”蒋浩然安慰着她。

“可是我对它有感情了嘛!”郁小南还是免不了的难过一番。

这时,郁湄突然出现在她身边。“关于宠灵的事,或许我能给点建议。”

郁小南和蒋浩然同时望向她。放慢了脚步准备静静的聆听。

郁湄笑了一下,“我听月老说过。在他最后一次从月蓝国出来的时候,和他一同来到这里的还有一个种族很古老的宠灵,听说好像是麒麟。”

郁小南很惊讶的问:“麒麟不是传说中神兽吗?”

“但它们却是月蓝国的一个古老的种族。”郁湄立刻说道,“至从战争开始,到结束,再到通道封闭,它都没有回去。一直待在我们的世界,如果能找到它,说不定对到月蓝国会有帮助。”

郁小南一听先是兴奋接着又变成了失望,“如果说的都是真的,我也很想找到它,可是怎么找呢?”

“我最近新学了一样东西——占卜!”说到这里郁湄的眼睛里闪过一道精光。

一个封闭的房间里,郁湄坐在郁小南的对面,在她们之间有一张光滑的咖啡色木桌。整个房间里只有她们两个人。

郁小南望着郁湄,她不知何时换上了一身黑衣,显得神神秘秘的,接着她又从一个制作精美的黑色袋子里拿出一个龟壳,恭敬的将它放到桌上。郁小南忍不住发问:“先祖,这个方法能行吗?看起来有点不靠谱哦!”

郁湄犀利的瞪了她一眼,似乎在说“有这么这说话的吗?”。郁小南看到她的眼神只好乖乖闭上嘴。

郁湄双手在空中画了圈,最后在胸口合掌,闭上双眼。

郁小南感觉到时间滴滴答答的溜走,周围安静的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而郁湄闭目已经好一会儿了,她想说话,却有怕打扰,仍然静静的坐着。

郁湄缓缓的睁开双眼,什么都没说,拿起那个龟壳,放在掌心,接着一股火焰冒了出来将龟壳包裹进去。郁小南只是安静又略有些好奇的望着那团火。

郁湄又闭上了眼睛,嘴里似乎念叨着什么,但是又让人听不清楚。不一会儿,火焰里的龟壳似乎发出了裂开的声音。郁小南透过火焰仿佛看到一些裂痕在龟壳之上显现。

这时火焰消失,郁湄开始仔细的观察龟壳上的裂痕,嘴里喃喃自语,说的都是听不明白的话。

郁小南看着郁湄认真的样子不敢打扰,而那龟壳上的裂痕,奇形怪状的,像闪电又像是字,她看不出来。

郁湄突然诧异的说了声:“奇怪了!就在附近,这不可能啊?”她抬起头望向郁小南。

郁小南诧异的回望着她,等待她的答案。

郁湄却拧紧了眉头,显得很不能理解,张了张嘴半天都没说出结果。

郁小南着急了起来,“先祖,到底怎么了?”

郁湄看看龟壳又看看郁小南,“上面显示要找的,就在身边。”

“啊?”郁小南努力回想着自己身边的人或事,突然问道:“麒麟到底什么样子的啊?”

郁湄回忆了一下,“据我说知,就是鹿身,鹿角,鱼鳞般的皮肤,龙头,简单来说就是我们这没有的动物。”她刚说完忽然瞥了郁小南一眼,“见过吗?”

郁小南笑了一下,“没有。”

郁湄抛给她一个失望的眼神,接着望着龟壳陷入沉思。

郁小南到没那么失望,她从一开始就没抱什么希望,“先祖,不要在费心了,我不一定非要找那样的宠灵啊!回头在城主这里挑一个就好了。”说完她站了起来,走向门口,回头的时候发现郁湄还坐在那里没有起身的意思。“先祖那我先出去了。”

郁湄摆摆手。

郁小南无奈的关上了房门,留下郁湄一人,望着龟壳上的裂痕喃喃的说:“就在身边是什么意思呢?”她定定的望着龟壳不在出声。

找宠灵的事情就这样被搁置了。

第二天,郁湄和月蓝烟寒照例将大家带到宽阔的空地上。殷塔塔却被月老带走了,大家站成一排望着对面的两人。

“今天开始们要加入实战的练习。”月蓝烟寒微笑着对大家说道。

沈魁星一听高兴的欢呼起来,孙耀廷也跟着起哄,邓萧更是开心的跳了跳。每个人都很期待这样的训练。

“那我们的对手在哪里?”邓萧好奇的睁大眼睛问道。

郁湄别有深意的笑了一下,“们的对手就在这里。”

这话一出,所有人的笑容都僵了下来。

郁小南担忧的问道:“难道是然我们互相对打?”心里有种不好的感觉。

郁湄没有回答,只是喊出他们的名字,“郁小南,蒋浩然出列。”

郁小南和蒋浩然互相对视一眼,惴惴不安的站了出来。

郁湄望着他们,“们就是彼此的对手。”

郁小南抗议的望着郁湄,张嘴想说话,却被郁湄摆摆手,所有的话都吞回肚子里。

“邓萧和孙耀廷出列。”

邓萧刚刚还幸灾乐祸的笑着郁小南,没想到自己也中标了。

接着是乌狄娜和沈魁星。

大家都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组合,基本上就是三队人,互相以对方为目标。几个人都不悦的望着她们两人。

月蓝烟寒望着大家,明白大家的不解和不忍。“们不要对我们那么仇视,这是们必须要学会的战斗。有的时候害的往往是最亲近的人,如果那一天来临,们下不了手,结果就是断送在敌人的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