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3_a969

Posted on 2021年2月1日

   时暖知道父亲终究是心软的,母亲跟母亲结婚,不过十二年。

   加上恋爱的日子,算一算,也不过十四年不到。

   而李桂蓉为父亲生下了时娇娇,时娇娇甚至比自己,还要大了一岁。

   这么一算,李桂蓉跟随父亲至今,已经有二十四年。

   二十四年的纠缠,想要做到完绝情,的确太难太难。

   尤其父亲这么多年,也是真的对李桂蓉上了心的,守着儿子,守着妻子,守着两个女儿,他眼里,这就是天伦之乐了。

   可是没有想到,他却在中年之际得知了这样一件事情,对他,毫无疑问打击很深。

   她或许可以理解,但却不能接受。

   因为她的母亲去世了,这份沉痛,她这辈子都忘不掉。

   ……

   TK集团会议室。

   廖清河宋衍生分别坐在主桌两侧,这次主持会议的人,是乔奕驰。

   亭亭玉立玉貌花容蕾丝美女图片

   廖清河果然如宋衍生所预料的,对原有合同利益分配进行了大范围修改。

   而偏偏,TK集团没法提出任何异议,宋衍生想,这个男人若是真的从商,怕是前途不可限量。

   想想也是,温碧月不可能看上泛泛之辈,他了解温碧月的为人。

   一场会议下来,1193_a969宋衍生倒是没觉得什么,乔奕驰却是擦了好几次汗,会议结束之后,乔奕驰就迅速离开,想要去办公室休息休息大脑了。

   宋衍生则是邀请廖清河去他办公室坐坐。

   乔奕驰义不容辞。

   姚子望短了两杯咖啡进来,看着这两个男人之间气氛,有些特别。

   隐隐觉得,他们应该不是谈公事,但这些,她也管不了什么。

   放下咖啡后,就出去了。

   宽敞明亮的办公室内,只剩下宋衍生和廖清河两个人。

   廖清河端起手边咖啡喝了一口,笑着道:“宋总真是好福气,姚秘书不但能干漂亮身材好,还泡的一手好咖啡,啧啧!”

   廖清河虽然没怎么关注过T市和宋衍生,但是来T市之前,有些准备工作还是要做的。

   自然也知晓,宋衍生手下除却乔奕驰这个副总外,还有两个得力干将。

   一个是在美国时就跟随宋衍生,回到国内后便担任宋衍生助理的迟瑞。

   一个,则是从三年前进入TK担任宋衍生秘书的姚子望。

   而且姚子望的身份还很特别,她是T市名门姚家的大小姐。..

   姚氏集团涉足领域和TK略有不同,却也是T市数得上名的企业。

   姚子望毕业之后不去姚氏工作,反而来当了宋衍生的秘书。

   外界传言,姚子望心系宋衍生,来到TK,也是为宋衍生。

   但如今三年多过去,两个人还是这般不温不火,也让这传言,消退了不少。

   而从廖清河角度看,宋衍生如今已经娶了时暖,对时暖的上心程度超乎想象。

   而姚子望对宋衍生一直毕恭毕敬,看不出什么暧昧因素。

   如此,姚子望还留在宋衍生身边的原因,倒是让他有些好奇了。

   宋衍生看了一眼廖清河,薄薄的唇勾起一抹笑,说:“其实姚秘书不但咖啡泡的好,茶也泡的好,若是廖先生有兴趣喝茶,我可以让她泡一壶过来!”

   廖清河摇摇头:“罢了,要喝茶,以后有的是时间,眼下,我们还是聊点儿正事吧……宋总不妨直接说说,用什么信息来跟我交换宋总想要的信息呢?”

   宋衍生怔了下,没想到廖清河会如此直白。

   不过,这样也好,他也懒得去拐弯抹角,没什么意思。

   宋衍生道:“和薛漠北有关的人,够不够?”

   廖清河笑:“目前跟薛漠北有联系且直接接触过的人,不就是周慧?难不成宋总还找到了第二个?”

   宋衍生看着他,也笑:“第二个?廖先生未免小看了宋某的能力,我也不拐弯抹角,薛漠北的妻子和女儿,这个线索交换,廖先生可觉得亏?”

   廖清河一愣,妻子女儿?

   这一点,他还真不知道,温碧月从未说过这个事情。

   但想想,温碧月今年四十五了,她的哥哥比她大了六岁,如今,已经是五十一了。

   五十一岁的男人结婚生子,也没什么奇怪。

   让他意外的只是,他结婚生子,居然会在T市!

   廖清河沉了口气,才说:“周慧在二十二岁那一年,曾经差点被人轮J,是薛漠北救了她,她父亲早逝,从小和母亲相依为命,那一年她母亲突然病倒,需要手术费十三万,她被逼无奈只能去酒吧陪酒,那个地方本就混乱,你懂……”

   宋衍生挑了下眉,示意廖清河继续。

   “周慧被薛漠北救下之后,薛漠北将她送回家就离开了,她本以为这辈子不会再见到他,但没想到,三天后薛漠北来找了他,并且给了她十五万,帮助她母亲做了手术,周慧因此感激他,想要委身于他,但却被薛漠北拒绝了……

   那一年的薛漠北,已经年过四十,比周慧大了十八岁,周慧猜测他大概有妻有子,心里很失落,但也因为他的拒绝,她对薛漠北就此陷入,无法自拔!之后薛漠北再次消失,周慧没有他的联系方式,也不知道他住在那里,但她总觉得,他会再出现……

   周慧等了两个半月,那两个半月,她的母亲身体好转,回到了家中,而她那时候,也打算回归正常的生活,找个好点的工作,挣钱,照顾母亲,同时还薛漠北的钱,那天,她去酒吧辞职,没想到在酒吧再次遇见了薛漠北……

   更让她诧异的是,薛漠北当时给了她一份合同,他以周慧的名义,购买了这家酒吧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周慧自此成为这个酒吧的老板之一,而这个酒吧在之后几年辗转变故,周慧渐渐成为酒吧最大的股东,四年后,周慧将酒吧正式更名:尚墨!”

   宋衍生淡淡笑了下,问:“所以,廖先生想告诉我的是,那个叫尚墨的酒吧,其实是薛漠北的?”

   “至少在周慧的眼中,的确是这样,周慧学习调酒,学习经营酒吧,都是为了让酒吧的生意更好,并非她自己有多大的事业心,而是她想还薛漠北给她的恩情。但之后的许多年,周慧见到薛漠北的机会并不多,甚至可以说很少,最长的一次,她有大概五年没见到薛漠北……”

   “那么最近她跟薛漠北去参加宴会,是怎么一回事?”

   廖清河道:“周慧说,她并不知情,薛漠北突然让人联系她,让她陪他去参加宴会,而在这之前,周慧已经有一年半没有见到薛漠北,她不知道薛漠北参加宴会的目的,但她说:只要薛漠北让她做的,哪怕是死,她也义不容辞……恩,多傻的女人!”

   宋衍生又笑:“如此看来,廖先生似乎也没问出过什么有用的消息,不是么?”

   言外之意,这点东西还不足以他将薛漠北妻子和女儿的身份告知他。

   廖清河淡淡勾唇,挑眉道:“当然!接下来我说的,才是真正要跟宋总交换的消息:周慧说,那一晚宴会时,多数人并不认识薛漠北,只听闻是个国外投资商,但有两个人,看到薛漠北后,却是有些异样,而且多么巧合的,这两个人,宋总都算认识,甚至可以说,有些亲近呢……”

   宋衍生微微眯眼,问道:“谁?”

   “宋总的堂嫂梁月娥,以及宋总新晋岳父时元博的续弦,李桂蓉!”

   宋衍生怔了下,没有想到会是她们两个人。

   缓了口气,他说:“所以所谓的交换消息,其实是想让我去帮你查她们跟薛漠北之间有什么关系?”

   廖清河挑眉:“宋总就是聪明,不过宋总也不必觉得吃亏,我可知道,现在的宋总,应该比我更想迅速查清楚薛漠北的一切,不是么?”

   ……

   这一日,时暖下班,下楼之后,很意外没有看到宋衍生的车子。

   她拿起手机,也不见宋衍生有发短信和打电话过来,难道忘了?

   或者很忙?

   时暖想打个电话给宋衍生,又怕耽误了他工作。

   罢了,自己打车回去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打车了。

   正想着拦车,突然一辆出租车,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时暖怔了下,便见到出租车的车窗摇开,驾驶座上,有个人,应该是司机。

   而后车座上,居然坐着宋衍生。

   时暖呆住了。

   宋衍生却笑得柔和,说:“还愣着做什么?上车啊?”

   时暖轻咳一声,看了一眼周围,到底是上车了。

   车门关上,时暖侧眸看了一眼眼前这个英俊的男人。

   “那个,二叔,你……”

   “恩,大概就是想体验一下坐出租车的感觉吧!”

   时暖:“……”

   这算什么理由?

   “那二叔感觉到什么了没有?”

   宋衍生眯眼想了会儿:“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空间小了点儿,不大舒服!”

   时暖深吸一口气,说:“既然不舒服,那我们就不坐了吧!”

   堂堂TK集团的老总,自己车库一堆豪车不坐,却偏偏来坐出租车,这不是神经病吗?

   宋衍生看了一眼时暖,最终点头:“罢了,我既然坐着不舒服,暖暖坐着也未必舒服,还是坐我们自己的车,而且今天允许暖暖当司机,如何?”

   时暖干笑了一下,不知道说什么了。

   车子行驶了五分钟左右,停下,迟瑞开着一辆红色宾利等在那里。

   宋衍生和时暖迅速坐上了宾利车。

   时暖坐的驾驶座,宋衍生则是副驾驶。

   说来,宋衍生上次给时暖买了一辆车,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时暖开的就很少了。

   距离上一次开车是多久呢?时暖都记不清了。

   车子启动,时暖还有些手生,不过,她的胆子倒是挺大,更何况身边有宋衍生,她也没什么可怕的。

   下班高峰期,路上人很多,时暖开的很慢,但还算稳。

   一直开过了市区,也没出现大的状况。

   等到周围车流量小了一点,时暖暗暗松了一口气,觉得,解脱了。

   宋衍生察觉到,淡淡一笑,说:“我还以为暖暖真的胆子大呢!”

   时暖说:“就算胆子大,但也会紧张啊!”

   刚才的一路上,时暖的确是紧张着开过来的。

   宋衍生道:“那暖暖觉得,这辆红色的宾利,开起来如何?”

   时暖点点头:“很不错,外形和性能都挺好……唔,我不是很懂车,也只能说那么多!”

   “那么我如果将这辆车送给暖暖当座驾,暖暖会喜欢吗?”

   “什么?”时暖愣了下,转头看了一眼宋衍生。

   想起开车时不能分神,又连忙转过头。

   这会子已经开到了通往宋公馆的专属道路,宽敞的路上几乎没有车。

   宋衍生这个时候说起这个话题,也是觉得不会发生什么突发状况。

   就算有,他不还在身边吗?

   时暖缓了口气后,才说:“二叔前段时间不是刚送了我一辆车,为什么现在又要送车?”

   那个车,三十多万,是宋衍生挑选的,时暖亲自试车,感觉很不错。

   那个价位,也是她觉得适合的价位。

   宋衍生道:“是,但是暖暖觉得,现在的你的身份,和那时候还一样吗?”

   时暖眯眼,不大明白。

   宋衍生道:“暖暖的身份,首先是我宋衍生的妻子,我宋衍生可不是吝啬之人,对自己的妻子,自然要大方点。这是其一,其二,暖暖好歹是时家的千金小姐,现如今也是时氏的大股东,那时候是股东,不被人看重,但是现在,却是完不同。暖暖明白我是什么意思!”

   时暖眯了下眼睛。

   的确,当初她之所以选择三十多万的车,是为了让时元博看到,勾起时元博的愧疚心。

   同时也去赢得时氏员工少许的好感和同情。

   但是现在,不需要了,时元博的心,不能说完偏向了她,但至少不可能再对李桂蓉抱有什么希望。

   尤其是,李桂蓉最最重要的筹码时天超,已经是废了。

   那么,她时暖现在该做的,就是以时氏未来可能继承人的身份,出现在大众的视野里。

   要让所有人知道,谁才是时氏真正的大小姐,谁才是时氏真正的主人!

   ————本章407字————

   看最新最全的书,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