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宝典地址一

Posted on 2021年2月6日

一想到魔修们在王墓中蹦跶了这么长时间,而管理者们始终都没有发现,君狂就觉得神凰遗迹的管理本身太过松散了。

他需要一个制式化的管理系统,并且还需要这群管理者们的通力配合。

最重要的是,他发现王墓之中为了防止人监守自盗或者冲撞亵渎神凰衣冠冢,根本就没有设置任何守卫。光凭机关和禁制,根本不足以阻止那些打定主意来盗墓的不速之客们。

剩下的问话,他交给君谦来处理,相信这货虽然有的时候很不靠谱,但他、靠谱也是很看情况的。

而他本人,则需要思考一下,究竟为什么王墓的防守如此薄弱。

不止王墓的防守,就连大墓本身,行进当中都很少见到障碍,这本身似乎有些说不通。哪怕是出于对先贤的敬畏,不想打扰他们的安眠,但也不至于一点儿防备都没有。

且王墓之中供奉的可是千羽织锦,只是神凰的衣冠冢而不是神凰的肢体,根本不用担心打扰神凰的安眠,就算为了千羽织锦不被盗,起码也要筹备一点管理措施吧。

就算是没有多大价值的神凰遗迹外围,八个区域也各有管理者,机关兽数量也不少,甚至有些地方还有专门的种族进行管理,守门家族也都健在并且不乏强者,虽然难以找到曾经辉煌的影子,但实力还是很强的。

外围尚且有这么多守卫,反倒是内里什么都没有。究竟是心太大,还是什么人别有用心地做出了这样的安排呢?

“喂!”

就在君狂忙于思考的时候,君谦猛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我说,我问完了,没什么要问的了,这群家伙咱怎么处理?”

君狂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我还有个问题。”他转向众魔修,“我觉得,情况和我想的有点出入,为什么这附近连个机关兽都看不到?”

长发气质美女表情可爱笑容甜美

“机关兽?”队长惊讶地看着君狂,“们是玄修一派的人,难道都不知道么,守门家族早就已经表明他们祖先的沉眠不需要机关兽的打扰。虽然我不是很明白那是老实的东西怎样会打扰到他们的祖先,总之就是他们把机关兽全弄走了,然后象征性地加上了禁制。听上面的人说,当时争议很大。”

毫无疑问,这肯定又是某个与魔修勾结,为了蝇头小利而忘本的家族所为。但看这些魔修,地位不高肯定接触不到什么秘密,更深层的问题也就不好从他们这里得知了。

“多谢告知。”君狂点了点头,“还请们找个相对安全的地方躲藏起来,我兄弟这里有一方小空间,如果们不介意可以进入小空间内等候。”这样做,他们的存在不会那么轻易被其他魔修得知,对方可能认为他们战死,他们也就没有被追杀的风险。

不过,究竟要不要选择进入小空间,是对魔修们的一个考验。心里有鬼的,肯定是不想就此进入,但如果诚心想离开这里,肯定会欣然同意,赌上一把。

对君狂的提议,一时间没有人反驳,只是很快老二便担心起来:“明明我们就此别过,有缘再续就可以,为什么让我们进入小空间?”

“二哥,又二了,如果我们不进入小空间,万一反水起来怎么办?那他们不是到时候腹背受敌?”

“胳膊肘怎么往外拐?我们进入小空间,万一再也出不来怎么办?”

“就是啊,也不知道小空间里面有什么,他那么强直接捏爆了小空间,我们不是一起完球?”

被绑着的四个家伙,咋咋呼呼地讨论起来,一句压一句的,好不热闹。

队长那边四人已经黑了脸,只想一巴掌把老二拍到墙上去

女魔修歉意地笑了笑:“前辈请勿见怪,我家兄长们是傻了点,但毕竟没了他们这日子过得也太闷了。不过关于为何一定要进入小空间,我想不止他们存着疑问。”

“这个好说。”君狂点了点头,“其实是很简单,我只是为了避免麻烦。”顿了顿,他又说,“们也知道舍妹躲在随身洞府里,但洞府里还有一大群修士,而我也没时间一一确认他们的想法,他们是否仇视魔修;我兄弟手上的小空间,山清水秀,里面什么人也没有,我担心之后王墓突然崩塌,想让们尽早躲一躲。”

“另外,我猜是想营造出我们被灭杀的假象,同样可以迷惑对方。”队长开口了。

君谦忙不迭点头:“们放心,这小空间我宝贝得很,根本不可能因为们几个在,就轻易毁了。们进去以后,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为什么这么宝贝这小空间?”老二一开口,其他人脸色就黑。

“空间内有一条灵脉,这对于我们这些修士来说,是极其有用的资源,虽然对们来说用处不算很大就是了。”君谦笑了起来,微微掀开领口,露出领口处的一个蛇头,“这位前辈会和们一起进去,它在空间一道走得很长,就算空间破碎也能保证带着们逃跑,们意下如何?”

几个人相互交换眼色,个个都有不同的看法。

如果说有什么意见是一致的,那大概也就是这蛇是个魔修。

“这样,还是让它现身,自己跟说明一下吧。”君狂轻咳一声,有一条黑色的小蛇从他手臂上滑出来。

小蛇落地后,一阵黑风过后,化作体型硕大的黑狱麒麟:“不够。”

君狂抬眼看了看,发现黑狱麒麟体型还没有达到本体的大小,就已经碰到天花板了。葵花宝典地址一

“黑……黑黑黑、黑狱麒麟!”已经有人认出这种消失已久的魔兽。

“真货啊!”

“血统如此纯正?!”

“不是说黑狱麒麟早就已经灭绝了么?为什么会在一个玄修大能手里?”

“黑狱麒麟不是魔兽吗?这是怎么回事?”

闻言,君狂笑了:“也不怪们好奇。这确实是黑狱麒麟不错,但它跟们一样,都不是那种贪婪和凶残的性格。”